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草鱼怎么做好吃 > 内容详情

名人和伟人的励志故事

时间:2019-03-17来源:申粤轩菜谱 -[收藏本文]

  想必很多小伙伴都会时不时地找一些关于名人和伟人的励志故事来看,那么名人和伟人的励志故事都有哪些呢?一起来看看吧。

  在一次巡回表演的过程中,卓别林通过朋友的介绍,认识了一个对他仰慕已久的观众。卓别林和对方很谈得来,很快就成了关系不错的朋友。

  在表演结束之后,这个新朋友请卓别林到家里做客。在用餐前,这个身为棒球迷的朋友带着卓别林观看了自己收藏的各种各样和棒球有关的收藏片,并且和卓别林兴致勃勃地谈起了心爱的棒球比赛。

  朋友对棒球爱到了痴迷的境界,一旦打开话匣子之后就收不住了,滔滔不绝地和卓别林谈起了棒球运动。从对方谈起棒球开始,卓别林的话就少了很多,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朋友在讲,他则微笑注视着对方并认真地听着。

  朋友说到高兴的地方,两只手兴奋异常地比画了起来,他说起自己亲自体验到的一场精彩比赛时,仿佛已经置身于万人瞩目激动人心的棒球场上了,完全沉浸在了对那场比赛的回味之中。卓别林仍旧微笑着看着对方,偶尔插上几句,让朋友更详细地介绍当时的场景。朋友越说越兴奋,只是对一直没能得到那场比赛里明星人物的签名有些沮丧。不过,这种沮丧的情绪很快就被他对那场比赛的兴奋所冲淡了。

  那天中午,沉浸在兴奋之中的朋友说得兴起,差点把午饭都忘记了,直到他夫人嗔怪着让他快点带客人来吃饭的时候,他才不好意思地笑着拉起卓别林来到了餐桌前。那天的午餐,大家的兴致都非常高,尤其是卓别林和这位新认识不久的朋友,彼此之间相谈甚欢。

  在当地的演出结束之后,这位新朋友非常舍不得卓别林,一直将他送出了很远,才恋恋不舍地道别。

  不久之后,这次巡回演出也告一段落。回到家里,卓别林通过各种关系费尽周折找到了朋友说起的那个棒球明星,请他在一个棒球帽上签了名之后,卓别林亲自把这个棒球帽寄给了远方那个对棒球极度痴迷的朋友。

  卓别林的举动让他身边的人非常不解,因为大家都知道,喜欢安静的卓别林对棒球从来就没什么兴趣,他们简直就无法想象一个对棒球丝毫不感兴趣的人只是为了朋友的一句话,就费了这么大的精力去要一个签名。尤其是当大家知道了对棒球一无所知的卓别林居然和朋友聊了大半天的棒球比赛,大家更加想不明白了——要知道,在那么长的时间里听朋友讲一个自己完全不感兴趣的事情,那种滋味儿可是非常难受的。

  卓别林倒是很洒脱,他告诉身边的人:“我是对棒球不感兴趣,可我的朋友对棒球感兴趣,只有尊重他人所尊重的事物,别人才能感受到自己被理解被尊敬,这是一切友谊的基础。”

  后来,当朋友听到了卓别林这段话之后,拿着他送来的棒球帽,感慨良久。两个人的友谊整整延续了一生。很多年之后,已经白发苍苍的他说起这段往事仍旧慨叹不已:“我今生能够成为卓别林的朋友,是我最大的荣幸。是他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尊重和真正的友谊。他的人格光芒,照亮了我的一生。”

  这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的人,每个人的兴趣爱好各有不同。我们只有尊重他人所尊重的一切,尊重别人的爱好和兴趣,才能和他们产生共鸣成为朋友。世上的悲剧,往往是由于不懂得尊重别人的兴趣,不懂得欣赏别人的行为方式和不懂得包容别人的生活方式而产生的。一个真正拥有智慧的人,必定是一个懂得尊重和包容他人一切的人。尊重他人所尊重的一切,也就是在为自己广交朋友,从而为人生的辉煌打下良好的基础。

  孙红雷出生在哈尔滨市道里区一个破旧的俄式老洋房里,家里穷,28平方米的房子里,住着父母、爷爷、叔叔和3个孩子,六七个人一个挨一个睡在吊铺上。父母微薄的工洛阳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资根本无法应付一家人的吃饭问题。有连续5年,每个月末妈妈都要到邻居家借10块钱维持家用,那时邻居都瞧不起他们。秋天的时候,他时常和母亲一起去菜市场捡烂菜叶子,然后回去洗干净做菜。孙红雷从小就品尝了底层生活的艰辛。

  小时候的孙红雷便初显艺术天分。初中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特爱唱歌,并且非常喜欢跳霹雳舞,上中学时常常晚上逃课去哈尔滨青年宫跳,参加黑龙江省霹雳舞大赛获得一等奖。为了改变家庭的贫困境况,18岁时,他弃学去跳霹雳舞,还到各地走穴演出。他还组建了“小虎队”,一天有300多元的收入。

  1995年初,孙红雷有幸认识了来哈尔滨演出的牛振华、冯巩等明星,热心的牛振华说:“你这么能演,不去报考中央戏剧学院,岂不是太可惜了。”牛振华的话点醒了孙红雷。可是看看镜中的自己,孙红雷就有点泄气。父亲知道后说:“大家都喜欢看《过把瘾》,其实王志文也不怎么好看啊,可他演得是真好看。”父亲的话如醍醐灌顶,让孙红雷意识到,平凡而真实的演员只要努力也是有生命力的!孙红雷决定报考中央戏剧学院,最终凭着出色的表演成功地考进了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他进入了中国国家话剧院,成为了一名话剧演员,并获得了戏剧界的大奖——梅花奖最佳男主角。

  在演了两年话剧后,孙红雷幸运地被张艺谋相中出演《我的父亲母亲》。张艺谋特地找孙红雷谈话,直言选他的原因是需要找一个完全不像演员的人。结果,在这部章子怡的成名之作中,几乎没人发现曾有孙红雷的出现。他以雁过无声的表演方式完成了导演交付的“不可能的任务”,并借着此片干净利落地完成了身份的蜕变:从一个话剧演员到一个影视演员的转变,也因此成为了孙红雷演艺道路的重要转折和坚实起点。2000年,在赵宝刚导演的电视剧《永不瞑目》中,他出演了一个只有六七场戏的打手建军,这是孙红雷努力争来的。当时孙红雷等了赵宝刚6个小时。赵宝刚只是瞟了他一眼冷冷地说:“不行,太忠厚老实。”孙红雷轻轻地却又坚定说了句:“你不用我会后悔。”赵宝刚吓了一跳,在重新审视了这个魁梧的年轻人后,勉强同意让他试镜。正是这一个建军,让不少观众第一次对孙红雷留下了深刻印象。拍完后赵宝刚对他说,你欠我一部戏。于是,就有了《像雾像雨又像风》里那个深情寡言的阿莱。在接连出演了赵宝刚的两部经典之作后,孙红雷终于迎来了风光无限的春天。

  2001年,在风靡一时的电视剧《征服》里,孙红雷饰演的黑帮老大以其“凶狠”、“霸气”和“狂妄”,为他赢得了内地娱乐圈“第一硬汉”的美誉。2004年,孙红雷凭借《军歌嘹亮》中高大山一角获得了当年金鹰奖最佳男演员奖提名和中国电视界最受大众欢迎十佳演员奖;2006年,孙红雷和陈小艺主演的电视剧《半路夫妻》成为当年收视率之冠。

  2007年,在《潜伏》中,孙红雷对角色余则成的把握既精准到位又游刃有余,平和中不失果断,刚毅而不失柔情,昭示着演技的重大突破。最终,凭此与张国立同时荣获2009年第27届飞天奖优秀男演员奖。此外,孙红雷还曾两次获得文化部“优秀表演奖”,两次获得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演员奖以及其他众多奖项。无疑,他将迟早问鼎国内影视天王的宝座。

  一路走来,孙红雷的星路比其他人要坎坷许多。他尝尽了人间冷暖,自然也就在等待成功的时刻显得分外从容。从《像雾像雨又像风》中的深情寡言,到《大工匠》中的耿直刚硬;从《征服》中的狡猾专横,到《七剑》中的阴郁狠辣;从《刀锋1937》中的爱恨分明,到《半路夫妻》中的玩世不恭却重情重义,直到《梅兰芳》的邱如白的疯魔,孙红雷成功地诠释了不同的角色,演技日臻成熟。在《潜伏》中,他完全收敛了以往的极致张扬,变成了谨小慎微、深藏不露的谍报人员,让黄山青少年癫痫病治疗人对他充满了意外的惊喜。而在主旋律大戏《人间正道是沧桑》中,孙红雷的演技已经可以用炉火纯青来形容了。

  孙红雷在评价自己时说:他一是沧桑,该经历的都经历了;二是贪婪,像是一块特别能吸收的海绵;三是执著,喜欢将每件事都做到极致,从不放弃。是的,人生有许多成功的机会,但也有许多吃苦受难的考验,要不顾一切地抓住机会,竭尽全力做好它,并接受艰难的洗礼,便会成为生活的主角,拥有光辉的未来。

  这个一生低调,从不大声说话的老人,大概从没想到,他走后,会是海啸般的纪念。

  “农村改革之父”、“农村改革参谋长”、“杜润生走了,一个时代结束了”……各种各样的论述,聚光灯一样将他笼罩其中,推向台前。事实上,“杜润生”三个字从未在媒体上这样频繁出现过。

  “我们欠农民太多”

  如今在广大农村再普遍不过的“包产到户”,在被视为改革开放起点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仍是“不许”。包产到户作为改革的发端,推动了农村乃至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少不了这个干瘦的老头,被众人称作破局者。

  晚年的杜润生,已不愿过多回顾自己的贡献——他把那归结为农民自己的发明。他更强调面对复杂性和多样性国情,“尊重农民选择”和“调查先行”的重要性。

  1989年,农村政策研究室撤销。76岁的杜润生正式离休。逝世前,他挂念的也是“农口”那些事。

  直到2009年他住进医院,二十多年间,他几乎每天早上都要走进砖塔胡同那间为他存留的办公室,即使在2003年“非典”时,他也没间断过。“整幢办公楼,就他办公室开着”。

  在那间光线昏暗,白天也需要开灯的办公室,他写下了“当时我们认识到,中国的农村改革,一切‘便宜’的方法已经用尽;如果不触动深层机构,就很难再前进一步”。

  办公室冬天极冷,要靠电取暖烤手,而在转型中的中国让他停不下来。他戴着茶色的眼睛,弓着身子趴在堆满书的书桌上,干瘦的手一笔笔写下一个又一个议题:免农业税、破除制造二元体制的户籍制度,警惕因征地而造成农民流离失所,警惕权贵资本主义,保护生态环境……

  “我们欠农民太多”,这个干瘦的老头用力写道。

  他不止一次地,向跟他请教的门生强调,解决三农问题涉及中国深层的政治经济体制问题,是个系统工程,不能指望毕其功于一役。

  杜老90岁寿辰时,经济学家周其仁那句“我想不到今生今世还会有哪个称号像这个(徒子徒孙)称号,能让我们引以自豪”引起在场人一片掌声。那天到会的“徒子徒孙”很多,周其仁之外,还有陈锡文、林毅夫、张木生、翁永曦等。

  杜老有着“纵横折衡”的智慧,“沟通说服”的能力,有人以“大秘书长”、“八级泥瓦匠”来称赞他的平和实际。然而熟知他的门生旧故都明白,这个生于清皇庭崩溃之际,见证了中国一个世纪浩浩荡荡的老人,他的聪慧、坚持与隐忍,全缘于他作为老派知识分子、老派共产党人的赤子之心。

  “可以可以也可以”

  很难将这个戴着一顶灰不溜秋的帽子,常绕着小区走步的干瘦老头,与掌握“重权”的他联系起来。这个“绕”字正是他破局的精义。

  “文革”结束后的1979年,杜润生重回农口,出任刚刚成立的国家农业委员会副主任,主管农村政策研究。那一年,杜润生已66岁。

  1979年冬天,安徽凤阳县小岗村的18户农民暗中搞起了后来名留青史的“大包干”,他们托付了自己的妻小,在“生死状”上按下了大同羊羔疯频繁发作如何治疗手印。然而,当时在中共党内领导层中,大多数人还在反对包产到户。

  在一次讨论包产到户的省市区第一书记座谈会上,因分歧太大,会议已无法继续。杜润生突然撇开了包产到户的话题,讲起了温饱问题应该如何解决。事到最后,竟然扭转乾坤,形成了著名的1980年“75号文件”,肯定包产到户是一种解决温饱问题的必要措施。

  这个有名的75号文件,被后来人们概括成了“可以可以也可以”:在一般地区,集体经济比较稳定,“可以使群众满意的,就不要搞包产到户”,对于边远山区和贫困落后的地区,“可以包产到户,也可以包干到户”。这便是有名的“杜氏公式”。

  人们说,只有他想得出这种鬼使神差的词语组合,不只决策层达成了共识,文件发下去,农民也都看懂了,他们记住了“可以……可以……也可以……”,于是兴高采烈地选择了最后那个“可以”。

  “他把党内干部队伍关于包产到户、包干到户引起的关于道路和方向的争论高度简化为‘责任制’三个字。”已近70岁的翁永曦用手指敲着桌子,木桌嗡嗡作响。“他把‘责任制’三个字作为一个支点,居然几年之内很平稳地撬翻了1949年以来农村的经济制度和社会制度,还成功启动了中国整个经济领域的改革。这是大手笔,大智慧!”

  中央文件对包产到户的提法从原来的“不许”到“不要”、从“可以可以也可以”到“长期不变”,重大的改革就在字里行间发生。

  制度经济学家诺斯曾经指出,一旦路径被锁定,除非经过大的社会震荡,就很难退出。已经被锁定的中国土地制度在那个时代看来已经是天经地义、不容质疑的原则。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局面就像是一场拔河比赛,“一边是千军万马的农民,一边是干部”。这场争论终是以尊重农民、尊重常识而结束。

  把“农村改革之父”删掉

  1955年,杜润生作为中央农村工作部秘书长,他和部长邓子恢不配合毛泽东过于急切的农村合作化,被斥为“小脚女人”。此后,邓子恢饱经折磨死去,杜润生跌入政治生涯谷底,没过几年,农工部因“十年没做过一件好事”被撤销,与此同时,人民公社则浩浩荡荡地展开了。

  在众多文章浓墨重彩地展示杜润生“文革”平反后的十年农村改革成就时,他离开农工部,被调往中国科学院做秘书长的十年、“文革”被批斗的十年似乎被抽走了一般。

  在反右斗争中,为了保护知识分子,他煞费苦心地提出了“初步红”的概念。

  什么是“初步红”?就是绝大多数知识分子是热爱祖国的、拥护社会主义的,他们已经初步红了,所以不是资产阶级。

  在当时非左即右、非共产主义即资本主义的定式思维下,这个概念保护了一些知识分子。

  即便“文革”中在批斗时,他还在研读马列主义,研究农村改革。“你都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了,你还替他们瞎操什么心。”他的夫人忍不住抱怨。

  杜润生几乎没有疾言厉色过,从不批评人,也很少表扬人,却常爱唱“反调”。面对赞成,他会提反对意见,如果反对,他又说赞成;他总是从另外一个方向推敲,寻找反对意见中的合理成分,之后揉合各种意见,形成最大公约数。

  “中国的事,不在于你想要干什么,而在于只能干什么。”这是他后来常说的一句话。

  在他这种做事风格的熏染下,1982年设立的常被称作“九号院”的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大小不分,争论常有,一派生机。

  那些年,老的小的,中央的地方的,部门条条块块的,都常到杜润生那里畅所欲言。

衡水哪家医院能治羊羔疯

  80年代的九号院里,常能碰到一些党的高级领导干部,比如国务院副纪登奎、中央宣传部部长朱厚泽,他们在调动职务询问意见时,都说“去老杜那儿”。

  其实,杜润生的机构和编制在中央、国务院各部委中,屈居最末;但整个80年代,它在改革决策中的作用和影响力,实际成为中央经济改革决策研究中枢。

  杜润生的办公室在九号院偏西的一个平房小院,院子很小,窗外种有海棠树。春季繁花盛开时,院里的年轻人已被他散在各地的田间乡头调研,等秋天海棠果满树时,带着调研结果回来的年轻人,在他的带领下总结、呈文,成为一个又一个的“1号文件”。

  “如何把千百万农民的呼声,转化为党中央的政策,这是一门极高的艺术。”翁永曦忍不住用指关节敲着桌子,“杜老不是国家最高层的领导人,但是称他为‘中国农村改革参谋长’、‘中国农村改革之父’,名副其实,毫不为过!”

  “农村改革之父”这样的提法,杜润生从不放在心上。他一直强调,自己的思想从来是在农民的自发行为、地方的选择和历史经验的教育下逐步形成和变化的,绝非先知先觉的“一贯正确”。

  他的门生写道,在出版《杜润生自述:中国农村体制变革重大决策纪实》时,封底清样的介绍曾包括“人称‘中国农村改革之父’”,杜润生看后,把这句一笔划掉。

  虽然几番劝说,杜润生只有两个字:“不行”。

  2008年,因为“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理论”,杜润生获得了首届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

  95岁的杜润生颤巍巍地站在颁奖典礼上,“家庭联产承包制是农民的发明,我们只是进行了调查研究理论化”,声音生涩、苍老,却字字分明。

  因为,这不过是他“尊重农民,让农民真正解放”原则的践行而已。

  北京的10月,已是深秋,西黄城根九号院大门紧闭,门口警卫森严。胡同里的风过,隐有呜咽之声。“一盏温暖的灯熄灭了”,一位多年受教于杜润生的学生悲哀地说,“他曾照亮了那个激荡着创造与梦想的年代”。

看了“名人和伟人的励志故事”的人还看了: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