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芹菜炒肉丝的家常做法 > 内容详情

倒霉冤家谁怕谁经典散文散文精选散文

时间:2021-05-25来源:申粤轩菜谱 -[收藏本文]

内容导读:  遇到常威是一个雾很重的清晨,我想今天也许会下雨,不然空不会如此漉漉的,想着想着就听到皮皮颤抖在声,回发现一个家伙正单脚跨在车子用手它的额。  “你干什么?”我跑过去,担心地抱起皮皮。这个小家伙果然

  遇到常威是一个雾很重的清晨,我想今天也许会下雨,不然空不会如此漉漉的,想着想着就听到皮皮颤抖在声,回发现一个家伙正单脚跨在车子用手它的额。

  “你干什么?”我跑过去,担心地抱起皮皮。这个小家伙果然吓坏了。

  “怎么了?”孩一脸无辜的表,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你家的狗很可,我只想摸摸它而已,并没有恶意啊。”

  “你知道这是什么狗吗?”孩耸肩,一副难以理解的样子。

  “这是吉娃娃,一种胆子非常小、很容易受到惊吓的狗、而且它们很怕别用力弄它们的额。”

  “吉娃娃?”

  “说了你也不懂!”我生地转回家,干嘛和这样无聊的搭话。

  背后传来他的声音:“喂,你家狗如果有什么事就来找我。我住在五号楼三门,我常威。找不到我可以在楼下喊。”

  喊他?别做梦了!皮皮是我的心肝宝贝,他居然这么用力地摸它的。不可原谅!楼吃过早饭,还在想今天早的事,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谁知道再仔细一看原来表停住不动了,一定是老粗心忘了换电池。这下可害苦了我!几步冲出家门连再见都忘记和皮皮说了,路一阵风卷残云,差点撞到过马路的老婆婆。好不容易赶到了学校,冲三楼喊了声“报告”,连老师的脸都没敢看就回了自己的座位。才开学没几天就迟到,不被骂才怪呢。

<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p>  可是……我傻了。我的位置稳稳地坐着一个生。我擦了擦眼睛,居然是早遇到的那个家伙!我怎么会坐在我的座位?我生地做了一个“起来”的手势,可惜他不明白,还死皮赖脸地坐在那不动。

  “这是我的座位!”我急了,新仇旧恨一脑冲顶。

  谁知道教室里突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我抬顿时吓出了一冷汗。这……这不是我们班“对了,开学的时候换教室了,我怎么给忘记了呢?真是该死,这回洋相出大了!我灰土脸地溜了出去,真想一撞到死算了!

  一午我都闷闷不乐的。同桌梁亮问我:“谁又惹我们糖糖生啦?瞧这噘的。”

  他不问还好,一问我的鼻子竟酸了起来。委屈地把事从到尾讲了一遍之后,本想这家伙能有点阶级感安慰我一下,谁知道他居然抱着肚子倒在桌子半天没起来!

  “笑,笑吧!早晚有一天笑死你!”我自认不是狠毒的女生,却破例对他下了毒咒。

  放学被老师罚一个打扫教室卫生,因为我开学以来惟一一个迟到的学生。很好,今天算是倒霉透了。看着梁亮站在门冲我摆手说再见,我的心真是拔凉的。没想到噩梦并没有就此结束。就在我心疲惫回家的时候,竟看到惨不忍睹的一幕。我那宝贝”坐骑“横尸车棚,显然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啊!是谁这么缺德?”我冲过去,这时才发现倒在一起的还有一辆白的单车。帮不帮他扶起来呢?自己今天这么倒霉,如果碰了的话会不会把霉运传给它的主?都到了这个份我还能替他着想,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了。我站在那发愣,背后突然传过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而且带着挑衅的吻:“喂,你该不会为了报复我就故意弄倒我的车吧?”

  “什么?你说是我弄倒你的车?”我回,马倒吸好几凉,“你……你和打架了?不对,十堰哪里治癫痫一定是被群殴了,太可怜了!我替你打120吧?”

  [pagebreak]

  常威丢给我一个白眼忿忿扶起他的单车:“我今天不知道怎么搞的会这么倒霉!自从早碰到你以后我一天都不顺利。先是课被老师莫名其妙地提问,回答不出来就被狠狠K了一顿。然后午休去食堂,饭盒打翻了饿了一下午。这还不算,放学和同学去踢球,结果摔这样,你说我衰不衰?”

  “哎呀!你现在怪到我来了是不是?我也有被老师罚打扫陌生啊!你看,浑都弄得脏兮兮的。而且车子又被弄倒,搞不好要抛锚了。”说完我也扶起自己的车子,认真检查了一下,还好各部位都能正常运转。

  常威不说话了,好久才挤出一句:“咱俩都差不多啦!一对倒霉鬼!”接着我们俩相互看了一眼,竟异同声地笑了出来。算了,看在今天有陪我一起倒霉的份,早的事就不和他计较了。说起来也怪自己粗心大意走错教室。

  出了学校大门常威突然提议:“不如我请你吃冰淇淋吧?冲冲霉运也好。”

  我说:“算你小子有良心。本姑娘就勉为其难地帮你消费一次吧!”

  说实话之前的两次碰面我没仔细看过他,第一次只顾着生了。第二次走错教室羞得连都没敢抬。眼下正好有机会让我好好看一看。原来常威长得也不赖嘛!材还算标准,发削得短短的看起来很利落。眼睛不大也不小,倒是双眼皮很深。巴也满精致的。我把一大冰淇淋塞进里,含糊不清地说:“常威来,笑一个!”

  他一歪满脸无奈的样子,最后忍吞声地给了我一个笑容。嘿嘿!这家伙果然有酒窝。我笑了笑得他莫名其妙。从那以后我们俩算共同患难有了一点点的。加了又住在一个小区里,经常都能碰面。早常威总是走得很早,我在楼下陪皮皮散步的时候他就已经骑着他的四川癫痫病公立医院“宝马”去学校了。仔细一打听才知道,这家伙踢足球,虽然脚法其臭,可瘾却不小。接下来在学校里他不经意路过我们班门的时候就往里面瞟几眼。我喊他:“喂,想进来就进来,别摸摸的!”他就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引得一群生吹哨。

  时间久了觉得常威这个还不错,平时大大咧咧的,可是没有坏心眼。最主要的是和我的脾能臭到一起。偶尔我们俩能在车棚里遇见,然后就一起骑车回家。赶他去踢球,就死皮赖脸地非要去替他加油。我坐在操场边急得要命,好半天也不见他摸球。接下来学校组织了足球联赛,常威在他们班居然是主力。我笑,这次又有好戏看了。果然在最后评选“最差球员”的时候常威黑着脸走了主席台。好半天他才委屈地抬走,冲着底下的一群喊:“冤死我了!你们评评理,我在场踢过球吗?”

  周末时常威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一个大惊喜。我糊糊地从爬起来,蓬垢面就出了门。边走边想:真是讨厌,还想好好睡个懒觉呢!见了我常威一脸夸张的表,用手揪我一没有梳理过的“秀发”,“真是一眯都不可,怎么偏偏就看了你了?”

  “什么?”我被他弄糊涂了,“你把话说清楚一点,谁看了谁了?”

  “我们班一个生看了你了啊!瞧,书都托我给你带来了。”说完他从袋里掏出一个信封。

  这回我彻底清醒了。接过来一目十行地看了那些恶心的字,幸亏早还没有吃早饭,不然一定连隔饭都吐了出来。之后我忍不住想要爆打的冲动问:“到底是哪个不怕死的家伙?你……你怎么能帮他带呢?”

  常威倒是轻松:“就是次足球联赛后卫的那个四号啊!”四号?我在脑海里搜索,天啊!不会是……我用怀疑的眼神看常威,果然他终于忍不住爆笑了起来。

  “好啊,你竟然替那个胖子做起了红娘!你为以为我什么方法治疗癫痫病比较好不知道吗,每次进教室他都要侧着子,你们班都没有敢和他做同桌。足球联赛的时候他根本就没离开过后场,跑几步就已经累得站不起来了,常威!你还笑!”我拳打脚踢一番,发现他还在努力说服我。我的心地疼了一下。

  “糖糖,你怎了?”见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常威才停住笑。

  “这个……喂,你别走啊!”

  我怕他会说出让我伤心的话来,赶紧转了楼。怎么会这样喜欢了这个家伙。如果不是发生今天的事,也许连我自己都没有发现,但面在要怎么办呢?我已经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和常威相了。于是周一课之后我就躲着他,放学也早早地离开,生怕在车棚与他相遇。有的时候无意当中碰到了,常威刚想打招呼,我就跑远了。这样的子是自己不喜欢的事。

  “糖糖!”终于,在小区的楼下我被常威“抓”到了。他恶狠狠地质问我。“这些子是怎么了?你干嘛躲着我?你知不知道我……”

  “常威!”我甩开他的手,“是你非要做什么红娘的,我根本不会喜欢那个胖子,我喜欢的是……”

  “是我?”

  我红了脸,不敢去看他的眼睛。终于还是被他知道了,真没面子。

  “其实我也喜欢你啊。”

  “什么?”

  睫重新拉起我的手:“本来连我自己都没有发现,直到你开始躲着我,再也不和我一起回家、替我加油。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喜欢你了。”“可是……那个胖子怎么办呢?”“明天我去和他说!如果他敢纠缠你的话,我就所他打猪!”常威说这话时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我一砂扎进他的怀里,幸福死了。